先是困惑,然后是喜悦。

我的孩子即将出世——当然是我的最后一个孩子
就像驶向码头的渡船,
知道在这个过程中要做什么。

增殖的细胞,化学反应
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满足: